广东人才网

主页 > 广东人才网 >

七夕节成了开房日!爱情正沦为一场肉欲的狂欢
更新时间:2021-10-13

  这个原本乞巧、祈愿的传统节日,近年来竟演变成一个充斥着金钱和欲望气息的情人节。

  在这一天,鲜花告罄、酒店爆满、餐厅人满为患。到了晚上,奥运冠军杨倩成圈内顶流各大品牌接不停网友:在夜色的掩护下,无数人以爱的名义去购物、去吃饭、去开房、去寻欢

  七夕的传统习俗是做手工、祭双星,可在铺天盖地的商业宣传下,如今活生生变成了吃货节、临邑聚丙稀土工布项目开工。鲜花节、购物节和开房节。

  这是一场交织着欲望与金钱,混杂着商业与浪漫的盛大节日。在这一天,狂欢的不只是情侣和情人,更有商家和卖家。

  在女性资源化、工具化和宠物化的社会,男人满足女人的物欲,女人满足男人的肉欲。

  男人满足女人买买买的需求,女人满足男人爱爱爱的欲望,商家也因此赚得盆满钵满,似乎所有人都皆大欢喜。

  在这个消费型社会,一切都可以明码标价。男人负责花钱、买单、选礼物,女人负责化妆、赴约、去开房,这样的爱情还是爱情吗,还值得设立一个节日来纪念吗?

  说到底,中国的文化,鲜有爱情元素;中国的伦理,更没有爱情的踪影。指导中国人生活的纲常伦理之中,夫妻原本最应该有爱情,可是却变成君臣关系的“男女版”。

  正所谓“君为臣纲,夫为妻纲”,妻子自称“臣妾”,老公则称为“夫君”。请问,这样的两性关系,还有爱情可言吗?

  我们去读唐诗宋词、元曲小说、四大名著,能从中找到真正的爱情故事吗?就算是在脍炙人口的四大爱情传奇中,也很难见到爱情。

  白娘子看上许仙,是为了报前世恩情;织女委身牛郎,是因为被对方偷走了衣服,至于哭长城的孟姜女和嫁给董永的七仙女,更是与爱情沾不上边。

  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,是后世儒生炮制出来批判秦国的案例;天仙配的传说,则是儒生编造出来褒奖孝子的典范。

  董永因为孝心感动天地,所以才娶了一个天仙老婆。可见,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,孝心远胜爱情,“百善孝为先”正是这种价值观最直接的表露。

  真正的爱情,是建立在平等关系、独立人格和自由意志之上。可惜,这三种价值观,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统统没有!

  中华文化,父子如君臣,夫妻亦如君臣,妻子“在家从父,出嫁从夫”。在这样的社会,女人连独立人格都没有,又哪来的爱情?

  在西方,备受推崇的是英雄救美;在中国,广为流传的是小姐救书生。白娘子盗仙草救许仙,七仙女用法力为董永赎身,甚至是身为丫鬟的红娘,都要为偷情的张生提供帮助。

  在中国,女人要么是拯救男人的“母亲”,要么是沦为玩物的“妓女”,没有跟男性平起平坐的第三条路。

  如果说白娘子和七仙女是男人的“母亲”,那么潘金莲和潘巧云则是全民的“玩物”。正因这种不对等的文化心理,所以才有如今物化女性的言论市场和经济环境。

  一到节假日,就成为性爱的狂欢——男人负责提供金钱,女人负责献上肉体。既然如此,那男人一旦有钱,出轨和变坏就成为理所当然,甚至理直气壮。

  七夕节沦为开房日,就是有钱的男人与有肉的女人金风玉露一相逢,至于向七姐“乞巧”做手工的传统早就被丢到云霄之外。

  正如情人节,原本是对忠贞爱情的歌颂和赞扬,后来却变成对男性肉欲的放纵和对女性物欲的褒奖。

  有人说,这是人性的解放;也有人说,这是道德的沦丧。读者诸君,你说这到底是什么?

  作者:胡赛萌,好果文化创始人,知名评论人,曾在新闻晚报、教育时报,新加坡联合早报等国内外知名媒体发表评论文章。公号:好果胡赛萌